当前位置:www.mhcp.com > www.mhcp.com >

断肠迷原文及赏析_朱淑贞古诗_古诗文网

发布时间: 2019-08-31   浏览次数:

  氓之蚩蚩,抱布贸丝。匪来贸丝,来即我谋。送子涉淇,至于顿丘。匪我愆期,子无良媒。将子无怒,秋认为期。乘彼垝垣,以望复关。不见复关,泣涕涟涟。既见复关,载笑载言。尔卜尔筮,体无咎言。以尔车来,以我贿迁。(尔 一做:尓)桑之未落,其叶沃若。于嗟鸠兮!无食桑葚。于嗟女兮!无取士耽。士之耽兮,犹可说也。女之耽兮,不成说也。桑之落矣,其黄而陨。徂尔,三岁食贫。淇水汤汤,渐车帷裳。女也不爽,士贰其行。士也罔极,二三其德。三岁为妇,靡室劳矣。夙兴夜寐,靡有朝矣。言既遂矣,至于暴矣。兄弟不知,咥其笑矣。静言思之,躬自悼矣。及尔偕老,老使我怨。淇则有岸,隰则有泮。总角之宴,言笑晏晏,信誓旦旦,不思其反。反是不思,亦已焉哉!——先秦·佚名《氓》

  有,无下交; “交”字“有上”“无下”为六展开阅读全文 ∨朱淑贞(约1079~约1133),号幽栖,钱塘(今浙江杭州)人,本籍歙州(治今安徽歙县)。宋代出名女词人,是唐宋以来留存做品最丰厚的女做家之一。她生于仕宦之家。长警慧、善读书,但终身恋爱郁郁不得志。丈夫是文法小吏,因志趣不合,夫妻不敦睦,最终因抑郁早逝。朱淑实过世后,父母将其生前文稿付之一炬。其余生平不成考,素无。现存《断肠诗集》、《断肠词》,是劫后余篇。

  全词十句话,句句分道扬镳,悲切取愤激交错正在一路,既抒发了本人仇恨决绝之情,又对薄情寡义的丈夫进行。风趣的是将每句话做为“测字格”修辞的谜面,谜底正好按序为“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、八、九、十”这十个数字。

  桑之未落,其叶沃若。于嗟鸠兮!无食桑葚。于嗟女兮!无取士耽。士之耽兮,犹可说也。女之耽兮,不成说也。

  及尔偕老,老使我怨。淇则有岸,隰则有泮。总角之宴,言笑晏晏,信誓旦旦,不思其反。反是不思,亦已焉哉!完美诗经,叙事,闺怨,平易近谣,分手,最美有所思,乃正在大海南。何用问遗君,双珠玳瑁簪。用玉绍缭之。闻君有贰心,拉杂摧烧之。摧烧之,当风扬其灰!从今以往,勿复相思,相思取君绝!鸡鸣狗吠,兄嫂当知之。妃呼狶!秋风肃肃晨风飔,东方斯须高知之!——两汉·佚名《有所思》

  三岁为妇,靡室劳矣。夙兴夜寐,靡有朝矣。言既遂矣,至于暴矣。兄弟不知,咥其笑矣。静言思之,躬自悼矣。

  乘彼垝垣,以望复关。不见复关,泣涕涟涟。既见复关,载笑载言。尔卜尔筮,体无咎言。以尔车来,以我贿迁。(尔 一做:尓)

  词人丈夫是个小权要,经常吃喝嫖赌,权钱至上。朱淑贞气不外,写下这首词,取丈夫分隔了,不知所终,令人感喟。

  秋风肃肃晨风飔,东方斯须高知之!完美乐府,闺怨,恋爱,思念,分手下楼来,卜落;问,人正在何方?恨天孙,一曲去了;詈朋友,言去难留。悔当初,吾错失口,有无下交。皂白何必问?分隔不消刀,从今莫把敌人靠,千种相思一撇销。——宋代·朱淑贞《断肠迷》

  桑之落矣,其黄而陨。徂尔,三岁食贫。淇水汤汤,渐车帷裳。女也不爽,士贰其行。士也罔极,二三其德。

  朱淑贞(约1079~约1133),号幽栖,钱塘(今浙江杭州)人,本籍歙州(治今安徽歙县)。宋代出名女词人,是唐宋以来留存做品最丰厚的女做家之一。她生于仕宦之家。长警慧、善读书,但终身恋爱郁郁不得志。丈夫是文法小吏,因志趣不合,夫妻不敦睦,最终因抑郁早逝。朱淑实过世后,父母将其生前文稿付之一炬。其余生平不成考,素无。现存《断肠诗集》、《断肠词》,是劫后余篇。► 1篇诗文

  本节内容由匿名网友上传,原做者已无法考据。本坐免费发布仅供进修参考,其概念不代表本坐立场。坐务邮箱: